男子吸毒产生幻觉点火烧屋称家中有“怪物”(图)

发布日期:2019-06-15 15:16   来源:未知   阅读:

  “火是我自己点的,我看见怪物了……”平日里在父母眼里听话的儿子,这几天的性格变得古怪急躁,前天下午,还在屋里点起了火。邻居赶来灭火时,男青年却自己逃了。

  这几天田大姐很难过,“儿子像变了一个人,稍不满意就对我们大吵大闹。前一天晚上还大喊‘你不是我妈,你不是我爸’,我们也不知道孩子到底怎么了!”她擦了擦汗水,开始收摊。这时,一个同楼邻居突然跑过来,对着夫妻两人大声喊道:“快回家!你们家里燃起来了!”两人顾不上收摊,拨开买菜的居民,往家里飞跑。

  本案法律适用的另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对刑法中“”的理解问题。由于“两高”《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于2018年3月实施,根据“两高”《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第4款的规定,本案再审不应直接援用该批复内容作为改判根据。不过,再审法院在改判理由中遵循了该批复的精神。如此处理,是符合法理也有利于贯彻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的。实际上,从行政法和刑法的法律目的差异分析,治安行政法对的界定比刑法对的理解更为宽泛,是符合治安法律的目的的,这有利于维护社会稳定和秩序。但是,从刑法角度分析,对“”的界定,应从刑法的目的,尤其要结合犯罪的的共同客体“公共安全”加以理解,具体而言,就是涉枪违法行为只有实质上危及公共安全的,才能以刑法中具体的犯罪加以理解。上述批复的精神实质也在于此,其强调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从这个角度看,本案再审法院适用酌定减轻处罚条款,也是符合批复精神的。

  田大姐一家人住在不远处的石油小区C区4栋二楼。起火不久,邻居就发现了火情,“里面有人没有?”大家一边高喊,一边端着脸盆接水扑火。当人们冲进卧室里救人时,才发现屋里已经没人了。

  此次培训由内蒙古自治区委组织部、区妇联联合组织,由江苏省大学生村官研究所承办。参加培训的既有刚到农村工作的女大学生村官,又有长期在基层一线工作的村(社区)党组织书记、村主任和妇女主任。

  后来一位水电安装工说,起火不久,20多岁的小华(化名,田大姐的二儿子)不慌不忙地从屋里走出来,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尽管自己家里浓烟直冒,但他头也不回就下楼了。白小姐开奖结果

  邻居们正在问这问那时,小华突然回来了。见到屋里遭了火灾,他不但没有感到惊奇,反倒开口就承认:“火就是我点的。”

  孩子的回答,让田大姐夫妻两人目瞪口呆。派出所民警和消防队员感觉到事情不寻常,立即便询问小华。可小华的回答让众人摸不着头脑:“我看见怪物了,我肚子里被人安装了东西,还有人在我耳边说,让我点火,烧掉怪物!”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事发地点。在小区4栋楼下,堆放着被烧焦的沙发、木柜等家具。

  在屋里,田文芳的大姐田文树正在安慰自己的妹妹。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丈夫一直在派出所里守着儿子,田文芳也没心思再做生意了,坐在卧室的沙发上,不停地哭。

  田大姐说,他们一家原本是渝北区古路镇人。2007年,夫妻两人买下了石油小区C区的这套房子,香港马会资料大全图片论坛大女儿有工作,当时小华也在给别人开车,一家人起早贪黑忙碌,但夫妻两人觉得生活有盼头。

  “两年前,儿子(小华)没有上班了,就一直在屋里闲着。我们夫妻两人早出晚归,平时不怎么管儿子,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外面玩什么。”田文芳说,小华平时在家的时候还是很听话,夫妻俩念叨两句,他也不在意。可就是最近的一两个月,小华像变了个人。“稍不顺心,就朝着我们大喊大叫。特别是出事的前一天晚上,甚至朝着父母吼道:‘你不是我妈,你不是我爸!’”

  10月1日,黎姿在微博晒46岁生日照,照片中她公司的员工为她准备了生日蛋糕。黎姿身穿一身黄衣的她现身接受祝福,还对着蛋糕许下生日愿望。网友们纷纷评论:“女神有不老容颜”“赵敏郡主你这也太美了”

  田文芳为记者打开了小华的抽屉,里面有一束锡箔纸,一个小袋子里还有一些白色粉末。地上的一个矿泉水瓶,上面插着两根红黄相间的吸管,似乎是吸食毒品的工具。

  “我们是农村来的,根本不知道毒品是什么,怎么会想到儿子粘上了这个东西!”田文芳抹着眼泪说,小华如今在派出所里承认吸食了毒品,前天晚上和之前的事儿,就是因为小华吸毒过后产生了幻觉和臆想。

  2013年7月11日,习总书记来到西柏坡考察,他对这里的党员干部们说,“我们面临的‘赶考’远未结束”,要“带头坚持‘两个务必’,把谦虚谨慎、艰苦奋斗、实事求是、一心为民的要求落实到履行职责的各个环节,以实际行动取信于民”。习总书记的谆谆教诲给平山县干部群众莫大的激励。革命老区的党员干部们牢记习总书记嘱托,时刻以“赶考”的精神状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坚守信念、担当实干、造福于民赋予西柏坡精神以新的时代内涵。

  田文芳说,当初他们从乡下来到主城区,就是为了多赚点钱,让两个孩子过上好日子。大女儿有稳定的工作,夫妻两人不操心,于是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儿子小华身上。“小华没有上班后,我们也没怨言,心想孩子还年轻,只要能吃苦,不愁找不到工作。”可哪知道小华在家一闲就是两年,如今已22岁了。

  知道儿子染上了毒品后,夫妻两人更是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不知如何是好,幸亏有亲戚的陪伴,这才稍微安心了一点。

  “儿子现在在派出所的,希望民警好好地管教一下,即使多留几天也没事。”田文芳对记者说,即使现在儿子回家,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劝导,只能求助于警方。“想起儿子吸毒后的各种表现,都让我害怕。”

  北京遇难名单伦敦奥运节俭牌奥运开幕式春晚邀陈佩斯埃及代表团穿山寨暮光女偷腥Facebook亏损房山佛子庄乡温州干部公选李玲蔚当选委员巴西猪流感李晨 张馨予见义勇为 保障乒乓球抽签日本1:0西班牙